『スポンサーサイト』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【--/--/-- --:--】 スポンサー広告 |
『』
遥远的约束系列——我们的约定
风 自由吹拂 卷起尘埃 吹走了原本属于我的宁静
即使只是置身这简单的房间 但当我看到坐在旁边的你 始终握着我的手时
突然泪流满面
事实告诉我
我是爱你的 对吗
在很久很久以前 就不知不觉爱上了

1992年 中国
“小紫,叫冯阿姨帮你准备一下,我们要出门了!”父亲在书房里,一边收拾着那一本又一本厚实的资料和书籍,一边微笑着告诉我这个消息。
“爸爸,我们要去哪里?”当时,年仅五岁的我听到这个消息,并没有像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表现他的好奇和兴奋,只是象征性的询问了下。
这时,父亲放下手中的东西,来到我的身边,看着我说:“前些日子,爸爸接到了上级的指示,要小紫去一个叫日本的岛国,这一去可能要很久,所以必须带小紫一起去!”
听完父亲的话,并没有马上发起动作,只是轻轻走到书桌前,拿起妈妈的照片问道:“也带妈妈去吗?”
父亲愣了愣,“如果小紫想的话,就带妈妈一起去吧!”说完,又开始整理起东西来。
“好,小紫知道了。爸爸,小紫现在就叫冯阿姨去收拾行李。”听完,我笑着转身,静静走到门口,带上门,却久久没有移动脚步,眼泪无声无息从眼眶中涌出。
然后,又轻轻挪动了脚步,走向另一道门……

Part 1 我的一生,似乎只为了这个时候与你的相遇。
2002年 日本 东京
在这个,叫日本的地方,我和父亲就这样不只不觉的度过了10个年头。跑开了起初的不习惯,完全适应了现在的生活。

私立堀越学院
在父亲的安排下,我的国中生活,将会在这里展开。
听说这所学校有不少明星的小孩,也有不少政企业界的接班人,所以大家都不会因为彼此的身份而产生异样的眼光。

“兔子,完了完了!下节是原野老师的家政课,小紫们肯定又会迟到了!”中岛美诩一边焦急的寻找她的小围裙,一边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。
“那有什么关系,你慢慢找吧!反正她教训我们又不是第一次。”相对于她的忙碌,我似乎轻松很多,背靠着墙,悠闲的看着窗外。
“咚↓咚↑咚↓咚→”终于,上课铃声还是这样响起了。
当等到中岛美诩找到她的小围裙,并且两个人一起到家政教室的时候,课已经上了五分钟。

“荼紫同学,中岛美诩同学!你们两个竟然有给小紫迟到!?”原野老师第32次大发“神威”,可怜的两个人就这样站在家政教师门口,接受着她的数落,“上星期不是通知过了吗?这个星期要和别的班一起上课,叫你们千万别迟到的!看来,你们是把我的话不当话是不是啊?真是太不象话了,等课结束了,你们留下来打扫教室!”听完这句话,终于让我们松了口气,因为这句话的出现,意味着我们被解放了。

轻轻地将今天家政课的主题小饼干放入烤箱,静静地打扫着这个可供3个班近60位学生共同上课的教室。小诩那可恶的家伙,又找借口偷偷的溜走了,真不讲义气,哎……
一边心里悄悄地抱怨着,一边慢慢地打扫着,直到一个声音……
“对不起!请问,你知道学生会怎么走吗?”转过头,看到的是一个如夏日骄阳般英俊的少年,他的肤色白皙的近乎透明。那个时候,那个少年就站在教室窗前,等待着我的答复,可却只看见了一脸呆滞的我。
“那个,你应该认识我吧?我不是这个学校的,是来找我「儿子」的!”他用了肯定的语气,似乎了准了我会认识他。
“儿子?”很难想象,看他的年纪并不大,竟然有儿子了?
“哦,不是,是……我来找一个叫我PAPA的人,他今天来学校看他的学弟妹们的!他刚刚毕业没多久,他叫山下智久,是个超级可爱的家伙哦……呕,我干嘛说那么多啊……”好象发现自己说得太多,他抱怨道。
“那你是谁?”歪着头,我奇怪的问道,说实话,那是第一次,我对一个陌生人有这么多的问题。
“我?你说我?”他用着好象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语气问道,“你不认识我吗?”
“我应该认识你吗?”突然变成了好奇宝宝的我,再次提出了疑问。
“哦不,我是想说,最近你有看电视吗?”
“不经常看,我比较喜欢看书。”
“难怪,那你下次有空就多看看电视吧,特别是电视剧哦!那你就会认识我了,我叫泷泽秀明,记住哦!”他笑着说。
“哦……我还是觉得你不笑比较好看!”天啊!看这傻兔子说了什么!
他的笑容顿时僵了僵,但是很快又恢复了,“那个,你是在烤东西吗?”
点头。
“我想你的东西已经烤好了!”
“啊……我忘记了!啊……好烫啊……”就在我将烫到的手使劲的甩动时,一个人影在后面闪了下,来到了我面前,打开临近的水龙头,抓起我的手,轻轻地冲洗。
就在那个时候,心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不规律的跳动,脸微微地有些烫。
“你没事吧?以后啊,万一烫到了,就记得这样子用冷水冲洗,如果严重一点的话,就要去看医生哦!”
他突然像爸爸一样的说教着。
“你,真的很像爸爸呢!呵呵……”我笑了起来。
他低着头看她,“你笑起来很可爱啊!应该经常笑嘛……”
听到这个,笑容顿时消失,突然想到,妈妈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,“我家小紫笑起来很可爱呢!要经常保持笑容哦!”
“是吗?我笑起来,可爱吗?”悠悠的问到。
“恩,是啊!哦,已经那么晚了,说不定「儿子」已经在找我了呢,我先走了……”
“等一下……”走到他面前,把刚刚烤好的饼干放在他手里,“这个给你!当作谢礼!”
“谢礼?”他疑惑的问。
“恩,谢谢你告诉我烫了手要用冷水冲,还有谢谢你……说我笑起来……可爱……”我支支吾吾说出了原因,当然,似乎理由更倾向于第二个。
“哦,是吗?那我也谢谢你的饼干啦……那个……”
“不客气,小紫叫荼紫!”
“啊?兔子?”他诧异的看着我。
“是荼紫!!!荼毒的荼,紫色的紫。”虽然被无数人误会,但对他,小紫还是不厌其烦的再次解释了一遍。
“荼毒的荼?……好奇怪的姓……”
“小紫是中国人!”再次解答了他的疑惑。
“哦,原来如此。好,小紫知道了!小紫,谢谢你啦!小紫走了,下次再见!”就这样,他匆匆的离开了。
还没有来得及问他最后一个问题,他就走了。
其实我想问的是,为什么叫我小紫?为什么不叫我兔子呢?大家都因为这个名字特殊,所以叫我兔子的比较多,他是第一个,除了爸爸妈妈以外,第一个叫我小紫的人。

回到家,第一件做的事不是回书房看书,而是来到客厅打开电视机。因为一句可以说的陌生人的话,这样的改变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?当时的我并没有考虑那么多。
“接下来将为大家播放由TBS最新推出的电视剧——太阳的季节。”
心里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我好象又会见到那个人,但事实是,我真的见到了,他就躲在那大大的框里,用各种不同的表情演绎着他的角色。
泷泽秀明,是他,就是他。
那一年,那个人二十岁。

Part 2 当你转过身,我相信,神赐予我的爱已经来临。 ——爱神的白羽翼
2005年,我十八岁。

靠着沙发,脸贴着抱枕,看着电视机里那个骑着白马,带着千军万马的他,威风凛凛地站在那一の谷上,“各位,我们出发!”一声令下,万马齐发。
那种景象是我从未见过的,但更让我诧异的是,从没有想象过,那个白皙清秀的他,竟然会有这样的表情。他的脸是那样的刚毅,那是一张真正属于武士的脸。
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,不难发现,这些年来,他的演技愈来愈趋于成熟,所表现的人物形象也越来越鲜明。
“小紫,你在看什么?”从楼上下来的父亲,走到客厅,坐在了我的旁边。
“《义经》。”笑着看向父亲,然后轻轻回答。
“哦?是个历史人物呀!小紫什么时候也开始对日本的历史有兴趣了?”
“没有,只是,对这个演员很感兴趣……”听完自己的回答,我竟然下意识的,在心里震了震,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个回答。
“恩?小紫现在难道也迷恋偶像?”所幸父亲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,只是打趣的问道。
“不是,爸爸,我先上楼了,明天教授要来测验,我可不想进大学第一次检测就被当。”没等父亲回复,转身上了楼。
没错,就在今年,我考入了明治法学部,不是东大,不是早稻田,就是明治。
原因的话,那个人的「儿子」,也就是小紫的学长,是明治大学商学部的,也许,某天他会心血来潮再去找他的「儿子」,也许,我们这样还会见面。

明治大学 法学部
“荼紫同学,这次你的成绩非常好,不愧是这次以最高成绩考入本校的学生啊!以后也要一直保持啊!”
接过内藤教授手中的测验成绩,一并收下了他的赞美。看着同学们差异的眼神,我知道,他们一定从来都没想过,眼前的小女生,会是一个以最优秀成绩考入的学生。我也知道,这次,一定会又一次成为学校的话题。我并不虚荣,但我承认,这样的效果自己乐见其成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【2006/07/11 20:42】 未分類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1) | コメント(1) |
| ホーム |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